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欢迎您,游客!您可以选择
最新公告:在线时间:早上8:30至晚上12:00 微信QQ都可以联系! 包更新包维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5名主官接连落马 14人涉案 福彩怎么变成了“腐彩”
发布时间:2018-11-19 丨 阅读次数:256

近日,有关“彩票腐败案”的消息刷爆了网络。

  11月9日清晨,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减遏并重,标本兼治,重构福彩公信力,驻民政部纪检监察组从典型案例入手推动形成良好政治生态》一文以及一段中国福利彩票发行管理中心4名原负责人忏悔视频。

  以案明纪:中国福利彩票发行管理中心4名原负责人忏悔视频(中纪委网站发布)

  福利彩票“系统性腐败”案件,涉案者有包括3名福彩中心原主任、2名原副主任在内的14名责任人员,网传14人贪腐数额高达1360亿元。不过,《新京报》从驻民政部纪检监察组了解到,此消息为谣言,具体数据尚不便公开。

  该案的来龙去脉如何? 背后为何如此之多的官员落马?

  1

  主要负责人接连“落马”

  在11月9日中纪委网站发布的这段时长4分12秒的视频中,面对镜头,民政部中国福利彩票发行管理中心原主任鲍学全、原主任王素英、原副主任王云戈、原副主任冯立志一一忏悔。

  在视频中,鲍学全称:

  我自己所犯的错误,包括涉嫌违法犯罪,使自己身败名裂,家人也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使我父母、妻子、孩子蒙羞,让他们失望和痛心。我自己犯了错误,也使自己之前几十年的辛勤努力、刻苦学习以及奋斗的辛勤和汗水付诸东流,感到无比的痛悔,是我终身的耻辱,也非常痛悔。

  鲍学全(中纪委公布视频截图)

  王素英称:

  坦白交代问题虽然让自己撕开了身心最丑陋的那一部分,但也让我自己从心底里慢慢轻松下来了。面对我自己的这些问题,组织不但没有放弃我、嫌弃我,反而给了我更多的关怀。特别是中秋节晚上,让我和日夜思念的年迈多病的老母亲通了电话,专案组的同志还带了月饼和我共度节日,让我无比感动。我衷心感谢组织对我的教育和挽救,绝不再辜负组织,决心用余生做一个完全有益于社会的人。不仅仅是从行为上,更要从思想上、从灵魂上做一个干干净净的人。

  王素英(中纪委公布视频截图)

  王云戈称:

  在中央巡视组巡视期间,我自己心里非常地矛盾。我知道自己问题是比较严重的,也害怕东窗事发以后会受到严厉的处罚。但在当时我心里非常矛盾。一方面是因为自己害怕说出去以后会受到处罚,但更重要的就觉得自己这些事可能也没什么人知道,侥幸的心理占了上风。现在想想,我没有抓住那次机会,没有把自己的问题向组织上坦白地说清楚,最终犯了一个大错,一步错,步步错,最终的结果就是侥幸反而带来了大不幸。

  王云戈(中纪委公布视频截图)

  冯立志称:

  我辜负了组织,放弃了我自己的初心,没有把组织赋予我的权力用在彩票事业的发展上,而是当作自己谋取私利的工具,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彩票系统腐败案件给民政、给福利彩票都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巨大的影响和损失,这简直是一场灾难。在这其中,我不但没有很好地履行我的职责,维护彩票的利益,维护彩票的形象,成了他们的帮凶,我深深地感觉到我是民政的罪人,是福利彩票的罪人,是可悲可恨的,我现在特别地痛恨自己做了这些不该做的事情。

  冯立志(中纪委公布视频截图)

  鲍学全和王素英分别于2006至2012年、2015至2017年任福彩中心主任,再加上另一位涉嫌严重违纪的前主任陈传书(2002至2006年在任),同一单位三任主官落马,问题着实不小。

  中纪委网站发布的文章显示:

  对中福彩中心领导班子违反《彩票管理条例》,集体研究同意中彩在线公司年度分红,造成国有资产巨额损失的14名责任人员予以严肃问责,其中对12人立案审查,对2人予以诫勉。查清了中福彩中心原主任鲍学全、原副主任王云戈的严重违纪事实,给予2人“双开”处分,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对中福彩中心原主任王素英、原副主任冯立志采取留置措施。

  那么,这次反贪风暴中关键的“中彩在线公司”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2

  “系统性腐败”

  问题的揭露和爆发,要从2014年说起。

  2014年11月至12月,审计署对财政部、民政部及所属福彩中心、体育总局及所属体育彩票管理中心,以及18个省份2012-2014年彩票发行费和彩票公益金使用情况进行了专项审计;

  该年发布的公告显示,在被审计的彩票资金中,问题资金占比超过1/4(总658亿元中的169亿元)。

  央视财经频道报道

  这些问题资金主要涉及违规采购、账外核算资金、违规购建楼堂馆所和发放津补贴等。

  审计署还查出,涉及违规利用互联网销售福利彩票资金约133亿元。

  几乎在同一时间,一件震动性的大案——“中彩在线事件”被曝光。

  作为福利彩票重要票种之一的“中福在线”,其独家运营商为中彩在线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这是一家隶属福彩中心的国有控股企业。

  据《经济参考报》(王文志撰文)2015年5月曝光,中彩在线公司已由名义上的国有控股企业悄然转变为高管掌控的个人“财富帝国”,该公司总经理贺文利用职权隐瞒监管部门向其“关联方”输送利益,涉及金额数十亿元。

  同年7月,王文志再次实名举报:被贺文个人把持的“中福在线”彩票在系统管理、销售数据和中奖管理、资金管理等方面严重违反《彩票管理条例》等法律法规,并称这“可能滋生链条式腐败”。

  同期,国家对互联网销售彩票进行了集中整顿,并于2015年4月3日,由国家财政部、公安部等八部委针对互联网彩票联合发布公告,主要内容有三点:

  坚决制止擅自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的行为,严厉查处非法彩票,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业务必须依法合规。

  这一系列的调查、报道和整治,拉开了福彩系统反腐的大幕。

  因此,在王素英任福彩中心主任的2015至2017年,正是福彩系统问题被接连披露的时期。

  2017年2月8日,中纪委官网通报称,对民政部原党组书记、部长李立国和民政部原党组成员、副部长窦玉沛严重失职失责问题立案审查。

  李立国被留党察看两年处分,降为副局级非领导职务;窦玉沛则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终止其党的十八大代表资格,提前退休。

  值得注意的是,通报指出,李立国、窦玉沛“管党治党不力,严重失职失责,所辖单位发生系统性腐败问题”。

  民政部是福彩中心的直属上级,福彩中心的“系统性腐败”不断被揭露出来。

  就在李立国、窦玉沛被公布“落马”的同一天,福彩中心原主任鲍学全、原副主任王云戈等因涉嫌严重违纪被立案审查。

  同年4月24日,鲍学全的前任陈传书因工作严重失职失责问题被立案审查。

  今年9月12日,中纪委网站发布消息称,“福彩中心原主任王素英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10月31日,福彩中心原副主任冯立志被宣布调查。

  至此,两年之中,福彩中心已经有5名主任或副主任被查“落马”。

  其间(2017年6月20日),驻民政部纪检组原组长曲淑辉被留党察看二年,行政撤职、降为正处级非领导职务。

  中纪委通报中直陈:

  曲淑辉担任中央纪委驻民政部纪检组组长、民政部党组成员期间,未按照党中央要求履行全面从严治党监督责任,对驻在部门所辖单位发生系统性腐败问题严重失职失责;未按照党中央要求聚焦主责主业,长期干预和插手驻在部门下属单位相关工程项目,并从中谋取私利。

  3

  谁吞掉了福彩的“福利”?

  在我国,不论是中国福利彩票还是中国体育彩票,都不是为盈利而生,而是意在动员社会力量参与募集公益资金,以投注扶贫、教育、体育事业等各种公益领域(如中国体育彩票主要用于扶助我国体育事业发展),公益性质十分突出。

  彩票资金是以抽签有奖方式筹集的社会公益金,理应“取之于民、用之于民”。这也正是“福利彩票”中“福利”二字的意义所在。

  我国彩票资金有明确用途规定——通常彩票销售额的15%用作发行费,35%用作公益金,50%留作奖金池。

  我国彩票销售额不同用途所占比例示意(新华社记者孟丽静编制)

  1987年,我国启动彩票事业,至今已有30多年,发行规模累计已达约2万亿元。

  仅2017年一年,全国发行销售彩票4266.7亿元。其中,福利彩票2169.8亿元,体育彩票2096.9亿元,共筹集彩票公益金1163.4亿元。

  然而,这个巨大的“蛋糕”却成了一些人谋取私利的手段。

  在2014年审计发现的169亿元问题彩票资金中,民政系统涉及的违规使用福彩公益金和福彩发行费约42.7亿元。其中,涉及违规使用福彩公益金约5.76亿元;涉及违规使用福彩发行费约36.94亿元。

  尤其是专项用于彩票发行机构、彩票销售机构的业务费用支出的发行费部分,具体分配上各地彩票管理机构有一定自主权,对此没有公开的年度报告供公众查询,操作空间较大。

  发行费所占15%的比例,本不应是一成不变的。长期研究彩票资金的上海师范大学金融学院副教授李刚介绍,“随着基础设备购买基本完成,以及网络电子化彩票普及,近年来,彩票发行的后续投入实际在相对降低。”

  我国彩票管理条例等一系列规范也明确提出:随着彩票发行规模扩大和品种增加,可降低彩票发行费比例。

  然而,由于这一要求没有强制性,多数彩票品种的发行费标准十余年没有调整。

  据专家测算,2002年后,主要彩票品种发行费率基本保持在13%至15%左右,10年来,发行费上升了逾7倍。

  发行费的大量结余制造了暗箱操作的机会。部分工作人员在采购材料等过程中故意增加环节、转手高价采购,致使发行费流失的事情时有发生;还有一些地方发行费闲置,躺在账户里“睡大觉”。

  2007年,国家体彩中心原副主任张伟华在采购彩票专用热敏纸期间受贿违规操作,致使国家彩票发行费流失2341万元,获刑10年6个月

  作为中国彩票事业题中之义的公益金部分,其现状也值得警惕。

  据《法治周末》报道,以福利彩票为例,公益金有一半上缴中央财政,一半留在地方。

  上缴中央部分按60%、30%、5%、5%的比例,分配至社保基金、专项公益金、民政部和国家体育总局;

  留在地方的,也规定须用于“扶老、助残、救孤、济困、赈灾”5类公益事业。

  但是,在现实中,一些地方公益金使用效率低下,举例来说:

  截至2010年2月,上海市福利彩票公益金累计结余6418万元,占筹集公益资金总额过八成;

  截至2012年末,山东省体育部门有4.25亿元体彩公益金未使用,其中4个市、34个县未使用体彩公益金占当年拨入金额一半以上。

  据央视财经记者报道,由福彩公益金资助建设的“星光老年之家”至今根本有名无实

  业内人士表示,在留存地方的公益金中,一半“趴在账上睡大觉”是普遍现象。

  江苏某地级市财政部门负责人表示,尽管当地明确彩票资金可用于补充社保基金,但实际“从来没见过这笔钱真正用”。“究其原因,怎么分这笔钱成了部门的权力,甚至能不花就不花。”

  一些彩票基层工作人员坦言,其中不乏政绩观念作祟。比如,优先安排本部门专项资金,或“以备不时之需”。更有甚者竟动用公益金买车、买游艇、建大楼、支付工资、做拆迁补偿,这些现象屡屡发生。

  2014年媒体曝光,福彩中心的培训基地“黄山福泰·VISTA庄园”为准五星级,变成了承接各种公务接待的内部接待高档酒店

  4

  坚决斩断伸向福彩领域的“黑手”

  11月7日,驻民政部纪检监察组组长龚堂华在民政部全体党员干部警示教育大会上发言中提到:

  彩票资金是彩民一分一分捐出来的,在使用管理上出问题,亿万彩民怎么看?谁要是敢打彩票资金的歪主意,一律严惩不贷,坚决斩断伸向福彩领域的‘黑手’。

  正如他说的那样,对于广大彩民参与公益的彩票事业,务必改进提升监管。

  彩票行业正在推行一些新的管理办法。比如,自2015年起,彩票发行费纳入政府性基金预算进行管理,从此每一笔费用都要按预算报批,规范彩票资金的管理和使用。

  针对互联网彩票和非法彩票的乱象,在2015年相关公告的基础上,今年8月21日,财政部、国家发改委、工信部、公安部等12个部门联合发文,综合治理擅自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行为。

  文件明确规定,未经财政部批准,福利彩票和体育彩票机构及其代销者不得以任何形式擅自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任何企业或个人不得开展任何形式的互联网销售彩票相关业务。

  9月3日,财政部、民政部、国家体育总局发布了相关决定,将“擅自利用互联网销售的福利彩票、体育彩票”列为非法彩票之一。这是我国彩票法规中首次将违规互联网售彩明确为非法彩票。

  通过百度搜索“彩票”相关内容出现的提示信息

  对于人们最为关心的“中彩在线”一案,根据中纪委网站信息,目前,福彩中心已经实现了对中彩在线公司的有效管控,收回了中福在线视频型彩票发行销售数据管理、开兑奖管理以及资金归集管理等权限,中彩在线公司股权整改工作取得实质性进展。

  福彩领域系列案件暴露出的监管缺失、制度漏洞等诸多问题,如龚堂华所言,“体制机制方面的问题要彻底整改”,这仍将是一条需要着力探索的道路。


评论(0)

后面还有条评论,点击查看>>

所有软件只用于彩票分析和统计,是模拟投注检验结果的多功能软件,仅供于模拟数据研究和分析,请勿用于任何与赌博等一切违反国家法律的行为,我们不保证所有数据统计分析和模拟都能满足用户的需求,对内容的安全性、正确性、合法性均不做任何担保,需用户自行承担风险,我们不做任何形式担保!

请支持正版!翻版必究!盗版无法正常更新!

众象工作室版权所有

联系QQ:3467777775

微信:Pt7579com